黑白色信息网
a 当前位置: 黑白色信息网 » 娱乐 » 正文

他的阿仔用OK的手势,活成了另一个人的附庸

 小优 • 2020-04-03 13:31  来源:互联网  E743

他的阿仔用OK的手势,活成了另一个人的附庸(图1)

文A爆的布耳喵

最近热播的《鬓边不是海棠红》商戏蕊的京剧扮相,总会让人不自觉想起程蝶衣,想起那个风华绝代的男人,明明他们的性格、经历是那么不同。

又是四月一,张国荣逝世的日子。

他的阿仔用OK的手势,活成了另一个人的附庸(图2)

安得与君相决绝,免教生死作相思。—仓央嘉措《与君绝》

2003年的4月1号,周二,是他和唐先生约好的打羽毛球的日子。

他穿着睡袍,夹着一支烟,踱步徘徊,一遍又一遍,还是没能打出对他说不能再赴约的电话。

他一生骄傲,便连死亡,也选择了最无余地的一种。

24层的高楼之上,是他钟爱的香港夜景。他就这么冷峻、疏离地看着,那里有他孤独的童年,有他拼命奋斗的少年,也有他璀璨的事业。

风吹乱了他的头发,他却找到了难得的平静。

良久,他给最敬爱的陈太打了个电话,“你在前门等我5分钟,我就会来了。”

只是,这一次相见,却是阴阳两隔!

很多人不解,说他入戏太深无法自拔,怪他粉丝抛下,将唐生抛下。但入戏太深的是观众,他向来入戏快出戏也快,他是个很优秀的演员。

他的阿仔用OK的手势,活成了另一个人的附庸(图3)

如果在人间还有别的路可走,他又怎么会选择如此决绝的方式?

他的病来势汹汹,大脑中化学激素分泌不平衡导致的生理性抑郁,无关性格忧郁或外界打击。

得病之后,他睡眠很差,不断做噩梦,胃液倒流的厉害,吃了很多中药西药都不见效。与朋友交谈时,不再妙语连珠,而是发呆,神情恍惚,缩在沙发一角像个影子。

与唐先生的关系,也不再似从前一般亲密自然,他主动提出跟他分房而睡,因为他害怕自己发病时会不受控制地伤害他。

抑郁症可以侵袭任何人,也没有幸免的特权。他用了一年与无常抗争,只是输了,仅此而已。

他的阿仔用OK的手势,活成了另一个人的附庸(图4)

君埋泉下泥销骨,我寄人间雪满头。—白居易《梦微之》

凌晨3点,唐先生一身狼狈,赶往停尸间。

他的步伐已然不稳,思绪一片混乱,那个人躺在那里,一切都很真实,一切又仿佛皆是虚假。

今天愚人节不是吗,那不过是他开的一个玩笑罢了。

明天醒来,或许他就会坐在窗边的沙发上,抽上一口烟,笑着对他说,“你看,你又被骗了吧?”

可是,这一次,他不会再睁开眼睛闹他了。

温润英俊的男人,仿佛一瞬间就猝然老去了。他不发一言,默默守着他,如此过了一夜。

他的阿仔用OK的手势,活成了另一个人的附庸(图5)

翌日凌晨,记者闻讯而来,熙熙攘攘。

唐先生穿着睡袍,一步一步慢慢走来,形容疲倦。但他坚持着,对记者讲话,回答他们的问题。他向来话语不多,那是对公众说过最多话的一次,不过是希望那些记者不要再乱写污蔑他的阿仔罢了。

之后的每一晚,他一直守着他,一遍一遍看着他,想要将他看进骨子里,融进心脏最深处。

葬礼上,他颤抖着将最后一封“情书”塞到棺内的手中。

此时,他已经失去全部力气,靠着别人的搀扶,才勉强走完葬礼全程。

可是,终究还是舍不得,火化之前,他请求进入火葬场与他话别十分钟,待亲手按下火化按钮时,他已近乎崩溃,只是不断重复着呼唤,“阿仔….阿仔…..你不要走…”

灵堂上,唐先生悲恸不已,以至体力不支,最终晕倒,而他的手,依然麻木地保持着“为你钟情”

他的阿仔用OK的手势,活成了另一个人的附庸(图6)

那是某一次演唱会上,他的阿仔用OK的手势,向台下的他示爱的暗号。

那天,满城的白玫瑰告罄;而挽联上,写着他的情深。

“天长地久有时尽,此爱绵绵无绝期。”

他的阿仔用OK的手势,活成了另一个人的附庸(图7)

他的阿仔用OK的手势,活成了另一个人的附庸(图8)

早知如此绊人心,何如当初莫相识。—李白《秋风词》

唐鹤德,出身显赫,高中就读于荃湾名校圣芳济中学。

谦谦君子,温润如玉。

作家志摩千岁在《张国荣的时光》一书中如此写道:“每一次见面,唐生都仿佛尘世中的清风一般,从容而稳重,和Leslie形成了鲜明的对照。对于Leslie往往容易热过头的情绪,唐先生总能以他独特的冷静而平和的一句话予以平复,使其平静下来。”

他的阿仔用OK的手势,活成了另一个人的附庸(图9)

而事业上,他也很有投资天赋,曾经高任于香港渣打银行和香港万宝国银行,深受客户和下属的信赖。

他们相识于微末,那时便时常欺负他,简直“又皮又坏”

1982年12月9日,在张玉麟夫人的生日宴会上,他们再次重逢。那时,26岁,唐先生23岁。

当时,张国荣被当时的经纪人坑害,推掉他的工作,拿他的钱谋私。张国荣要打官司,却拿不出钱。唐先生知道后,把积攒了大半年的工资奖金全部借给了他,帮他渡过难关。

张国荣后来回忆说:“锦上添花的人数不胜数,雪中送炭的又有几个?那时我一没名气而没财富,却只有他,能够这样对我,我怎么不感到温暖和珍惜呢?”

他的阿仔用OK的手势,活成了另一个人的附庸(图10)

平生不会相思,才会相思,便害相思。—徐再思《折桂令.春情》

对于张国荣而言,遇上唐先生之前,他可以谈许多恋爱;在遇上他之后,从此便只有他。

对于唐鹤德而言,遇上之前,他沉稳内敛、前程似锦;遇上他之后,为他世俗,活成了另一个人的附庸。

世人都说,唐鹤德被爱上,是他的幸运。可实际上,遇上唐先生,才是最大的幸运。

他的阿仔用OK的手势,活成了另一个人的附庸(图11)

一个是桀骜少年郎,一个是谦谦佳公子。

张国荣野心挺大的,在名利场里赚钱,保名号,他都承认。曾经,为了保护唐先生,在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,他选择过隐退,两人远走加拿大。

那些日子,他们度过了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。

然而,终究爱着他的事业。唐先生不忍看着他为了他丢掉了自己,于是毅然带着他回到香港继续他热爱的东西。

1997年1月4日,重返舞台的演唱会上,张国荣公开了他们的恋情,从此之后,唐先生便辞职隐于他身后。

他们逛街、喝茶、出席聚会,在神采飞扬的身边,唐先生不动声色又不可或缺。

有人开玩笑说,你为什么讨厌张国荣呢?

大概他有唐先生这样的男朋友吧。

他的阿仔用OK的手势,活成了另一个人的附庸(图12)

在外一贯谦逊得体,但回到唐先生身边,他便是顽皮和炙热的。

某次表演完回到后台,他心情不佳,唐先生倒了杯热水给他,可是他接过来“啪”地摔倒地上。后来呢?唐先生又笑着接了杯热水给他。

某个下雨的晚上,开车过来接他的唐先生,大老远地跑下车,冒雨递来一把伞,又跑回去掉转车头。就这么面带微笑地撑着伞,静静在雨中等着他把车开到面前。

还有一个晚上,他们深夜逛街,相机等在黑暗中,有人想要用笔墨诋毁用流言加诸于他们身上。唐先生害怕为他带去流言蜚语,想要躲开,只是那个骄傲的男人固执地牵起了他的手。

世界各地巡回演出,后台、观众席,总会看到唐先生的身影。

他会唱所有的歌,每一句歌词都记得无比清楚,他陪着他到各地开演唱会,充当司机、助理…

他喜欢打麻将,唐鹤德迁就他,也学会了麻将,还要在他输牌赌气时,去劝他的牌友们不要放在心上。

张国荣知道他的好,他爱唐鹤德,毫不遮掩。

所以他在《我知你好》中写道:“我知你好,我深知道,为我学会自己不喜爱的嗜好。”

1995年,《故事》采访,张国荣说,“男女之爱在我理解是一种一瞬间的火花,很容易消失。男人和男人之间不是这样的,比较宽容和,有一种坚实的依托感。”

他的阿仔用OK的手势,活成了另一个人的附庸(图13)

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,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

唐先生ins不多,但无一不是。走了17年,唐生记了17年。

他曾在ins上晒出一张照片,是一家画廊,画廊的名字,叫做“LESLIEGALLERY”众所周知,Leslie是留给世间的名字,但没有人比唐生记得更深。

他的阿仔用OK的手势,活成了另一个人的附庸(图14)

他说,“春天该很好,你若尚在场。”

他的阿仔用OK的手势,活成了另一个人的附庸(图15)

火化之后,他将他的骨灰一直呆在身边,独居于他们二人之前位于加多利山的住所,偶尔出去与友人小聚,那些是的生前好友。

陪伴他的,只有当初两人一起养过的德国牧羊犬。

他的阿仔用OK的手势,活成了另一个人的附庸(图16)

在他走后,他将自己活成了他的样子。

他替他在香港金像奖上领奖;为他挑选蜡像馆的造型;为他在香港演艺学院设立“张国荣奖学金”在他喜欢的节日里发动态。

每年初春的四月,他会将成百上千的花从门口搬入屋中,众人给那人的心意,他会一一代收。

长辈的生日、友人的婚葬,那人应尽的心意,他会一一送到。

但是,他不会超过晚11点回家,因为即便他不在了,他也不想让他担心。

爱一个人,活成他的样子。今生今世,为你钟情。

DC339。

张国荣,他可以活在各种声势浩大的纪念里,但只活在一个人的情深不寿里。

他的阿仔用OK的手势,活成了另一个人的附庸(图17)

网友评论Translati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