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白色信息网
a 当前位置: 黑白色信息网 » 美文 » 正文

东野圭吾的小说是喜欢的,贰

 小美 • 2020-04-05 11:15  来源:互联网  E224

三年前去什川看了梨花。此后每至春,那些梨花,便在记忆的暖阳里如云似雪的开了。于梨花,是有念想的。幼时,外婆家屋后的山湾里,成片的老梨树,春风一唤就醒了。那时尚不懂得梨花的美,只知好看,真好看。是梨林里的常客,日日流连不知归。老屋的前面,也有一棵梨树,是祖父的祖父种的。春日花开,与李花、杏花争辉,煞是好看。不过,幼时,更惦记的是梨子的甜,还未完全成熟,已成为我们贫瘠童年里望眼欲穿的甘甜与快乐。

如今却是不惦记梨子了,不管何种季节,超市、街边水果摊,各色各味的梨琳琅满目。早已没了那份对味道的期待。梨花,反成了年年必至的邂逅。西北的梨花在四月中下旬,江南此间,梨花已然昨日清梦了。

近处亦是有梨花的。居住的小区便有好几株。今晨看时,满树骨朵,夫君说:过几日小区里该漂亮了。但还是想去更远的地方,梨花之外,樱花、杜鹃花、油菜花、桃花,或者,仅仅只是想与山清水秀遇见,再或者,只是想看一看远方。

三毛有诗:

常常 我跟自己说

到底远方是什么东西

我听见我自己回答

说远方是你这一生 现住

最渴望的东西 就是自由

很远很远的

一种像空气一样的自由

远方有多远

请你请你 告诉我

到天涯 到海角

算不算远

问一问你的心

只要它答应

没有地方 是

到不了的

那么远

三毛此意,似有陶渊明《饮酒·其五》的味道。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。问君何能尔?心远地自偏。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。山气日夕佳,飞鸟相与还。此中有真意,欲辨已忘言。

相比陶翁的采菊东篱,更喜欢黑陶笔下的《漆蓝书简》也更崇尚这样的行走方式,车马喧嚣下人境结庐,似乎还抵达不了如此的禅定。

顾城有诗:

我会像青草一样呼吸

在很高的河岸

如今的城市,连河岸都布满尘埃。青草的呼吸,也不再自由与清新。那些流水潺湲,草色青青,似乎都成了回忆中的惊艳。由而,远方之远的河流山川,云蒸霞蔚,便是了逃离城市渴望奔赴的桃花源。

生活过于繁忙,忙到连和朋友相聚晚餐,也是匆忙,歉意满满。好在近友,不曾苛责。

去看了苏有朋的,东野圭吾的小说改编: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因为王凯,因为东野圭吾,也因为张鲁一。张鲁一将天才内心的孤独与怀才不遇的卑微诠释得淋漓尽致,骄傲与卑微矛盾而统一,因为矛盾而挣扎,因为统一而孤独。但我更欣赏王凯饰演的唐川—另一种天才与世界相处的方式,温暖又平和。

孤独的天才一旦拥有隐秘而无助的爱情,便容易走向极端,一种非常自我的极端,此于人生,是悲哀还是欢喜,恐只有局中人知。

任何人都是局外人。东野圭吾也是。

东野圭吾的小说是喜欢的,千转百回的故事架构,流畅的文本叙述,对人性的细致入微的洞察都让人着谜。

与近友或者爱人安静的看一场,亦或,默契地吃一顿晚餐。似乎是我与人相处的心之所愿,杯光斛影、酒桌寒暄,终不及温暖灯光下的温颜低语,垂眉浅笑。张方宇在《单独中的洞见》中写:在酒宴上,杯光斛影的主要还不是那些酒瓶和杯子,而是众多的面具。句有语病,一言概了全。但想来也如我般。

顾城的诗写得真叫一个漂亮:我知道 你在一个地方 在呼吸 在笑,在拍碎波浪送来一千朵太阳。

或者,诗中的你,名叫远方。

走马观花去了西安,留给我的,是青龙寺漫天粉白的樱花,是西安古城墙上大红的灯笼。还有,那一件绣着藤花的粉缎兜肚。经年以后再回头,可能,不止这些。

远方只是一个代词。有时候,它只是一场与花事的追逐与邂逅。

想起昨夜听过的一首诗《我想和你虚度时光》

..

我想和你互相浪费

一起虚度短的沉默 长的无意义

一起消磨精致而苍老的宇宙

比如靠着栏杆上

低头看水的镜子

直到所有被虚度的事物

在我们身后

长出薄薄的翅膀

乘着春色正浓,和时光,一起虚度吧。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梨花

梨花LEAWHA品牌诞生于2015年,隶属于广州德亿集团旗下明星护肤品牌。创始人康云香--杰出的女企业家。

东野圭吾

东野圭吾(ひがしのけいご,HigashinoKeigo),日本推理小说作家。代表作有《放学后》、《秘密》、《白夜行》、《以眨眼干杯》、《神探伽利略》、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、《预知梦》、《湖畔》等。1958年2月4日出生于日本大阪。毕业于大阪府立大学电气工学专业,之后在汽车零件供应商日本电装担任生产技术工程师,并进行推理小说的创作。1985年,凭借《放学后》获得第31回江户川乱步奖,从此成为职业作家,开始专职写作。1999年《秘密》获第52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,2006年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获134届直木奖,东野圭吾从而达成了日本推理小说史上罕见的三冠王。2017年4月,第11届中国作家富豪榜子榜单外国作家富豪榜发布,东野圭吾问鼎外国作家富豪榜首位。同年出版小说集《第十年的情人节》。

网友评论Translation